金立董事长赌博输掉百亿?公司紧急回应!一代手机巨头陷生死关头

2018-11-24:   编辑:www.1cj.cc   来源: 网络整理

金立董事长赌博输掉百亿?公司紧急回应!一代手机巨头陷生死关头

  金立自2017年底陷入债务危机以来,不少上市公司“踩雷”,包括欧菲科技、领益智造、深天马、维科金华、深圳华强等多家上市公司都做计提减值准备,其中计提减值最大的是欧菲科技,金立对其欠款高达6.26亿元。

  早间消息一出,金立相关手机供应链上市公司均大幅下探。

  截止11月23日收盘,金立供应商欧菲科技下跌3.93%,盛讯达跌7.46%,深圳华强下跌4.62%,深天马A下跌4.68%,韦尔股份下跌3.91%。

  金立紧急回应
  针对《复盘金立死亡之谜》一文,11月23日晚间,金立官方发表回应声明,称文章捏造相关事实,干扰公司经营活动,严重影响金立重组进程。金立要求相关媒体立即澄清事实并删除文章。

金立董事长赌博输掉百亿?公司紧急回应!一代手机巨头陷生死关头

  实际上,在去年底金立曝出资金危机时,就有传闻称董事长因赌博输掉几个亿。当时金立官方对刘立荣赌博的传闻表示了否认。之后刘立荣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金立的资金链危机主要是2016年和2017年的营销和投资费用超限。但仍不断有爆料人披露出“刘立荣欠巨额赌债”的细节。

  2018年初,金立名下多项资产被冻结,董事长刘立荣所持全部41.1%股权被法院冻结,而刘立荣选择前往香港,至今未归。工厂大规模裁员,供应商相继断货致公司业务瘫痪,金立的手机出货也断崖式下滑。

  2016年,金立全年出货量曾达到4000万部,居国产手机第三;
  2017年,金立出货量下降到1494万部,远低于全年3800万部的目标;
  2018年上半年,据赛诺统计,金立仅出货377万台,排中国市场第8。据第一手机界研究院统计,今年8月金立的市场份额仅0.6%。

  10月23日,金立集团副总裁俞雷发文称:于10月31日正式离职金立。

  11月20日,包括以上上市公司在内的20家供应商向深圳中院提交对金立进行破产重整的申请。如果没有投资人愿意接手,则将转为破产清算。虽然金立官方目前依然表示重组在继续,但供应商则表示:“已经没有时间,很多企业等不到了。”

  根据供应商提供的数据,截至2017年12月31日,金立总资产201.2亿元,总负债281.7亿元,已资不抵债。

  而据报道称,就在今天(11月23日),金立召开了银行债权人会,几乎所有银行同意破产重组。这也意味着,在原股东参与下,金立的财务状况仍有改善的空间。相比破产清算,金立供应商也可能获得更多补偿。

  在今年2月,金立集团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刘立荣曾对证券时报表示,金立引入新投资者时,必要的话可以放弃公司控制权。

  金立空城:东莞厂区陷“停工状态”
  由于没能及时向工人发放补偿金,从上周起,金立的东莞厂区已陷入“停工状态”,生产线已经好几个月没有生产金立的产品。

  负责物料管理的一名金立内部人士陈刚(化名)对第一财经表示,原本有2000多人的工厂目前大概剩下了300多人,主要为原来的金立供应商代工还债。

  在代工期间,东莞金立工厂主要帮助誉鑫(金立之前供应商)加工手机壳体以及为元昌加工无人机上的主板,因为金立欠了誉鑫大量货款未还。在这段时间里,工厂工人的开工率基本饱和,但代工费用很低。

  “在东莞金立工厂代加工期间,所收到的加工费用也仅能勉强维持工厂工人的饮食住宿费用而已。”

  第一财经就上述内容向金立方面求证,对方表示“重组还在继续,盘子大需要做的工作很多;作为自救的组成部分,正在筹划新机型上市;同时也在请求政府支持。”

  据记者了解,东莞工厂是目前金立固定资产中较有价值的一块资产,价值10亿元,并且暂时处于“无抵押”状态。

  手机巨头为何轰然倒下?
  作为拥有16年手机行业经验的“老兵”,金立创始人刘立荣经历了手机行业的数次沉浮,熬过了一轮轮对手的更新换代。

  
金立董事长赌博输掉百亿?公司紧急回应!一代手机巨头陷生死关头

  2002年,刘立荣正式创办“金立”,而此后10年,正是国产手机的红利期。金立的最辉煌时期出现在2006年到2009年,靠着早年与代销商结盟的深厚关系,拿到了线下市场的第一。2010年,金立在全球范围内销量仅次于诺基亚和三星,跃升至全行业第三。

  2015年7月,金立宣传广告在央视一套播出,“金品质、立天下”广告语风靡一时
  从商业模式来看,和华为、小米不同,金立的模式是一种高度垂直一体化的商业模式,包揽从设计到制造再到渠道的所有环节。在国产手机疯狂增长的功能机年代,市场渠道远比“品牌”更重要,金立的“野蛮生长”得益于快速联动的体系。

  但好不容易成为老大的金立,却迎来了智能手机的大潮。小米、魅族、OPPO、VIVO等更强势的竞争者陆续涌现。而直到2011年年底,金立才匆忙推出智能手机,输在了起跑线上。同时,小米靠线上和性价比、华为靠技术、OPPO、VIVVO靠强大的广告和疯狂的线下店,金立的代理商体系显然开始不适用。

  虽然先后请了刘德华、冯小刚、徐帆、余文乐、薛之谦、刘涛等等大量明星代言,但手机产品始终没多少特色。

  对于金立的危机,刘立荣自己在早前已经给出解释,“资金链问题的爆发是因为2016年和2017年两年营销和投资费用超限所致:这两年金立在营销上开始学习OPPOVIVVO,疯狂地砸广告、请明星代言、赞助热播综艺节目,营销费用投入60多亿元。加上近三年对外投资费用30多亿元,两项费用接近100亿元,对金立资金链造成很大影响,导致货款周转困难。”

  有手机行业的人听完这个数字感叹道,当酷派还差几个亿就能盘活盘子的时候,金立蒙着眼睛让60亿元打了水漂。据金立内部人士透露,此前金立每年的市场费用一直在2亿到3亿元,但前两年直接在后面“加了个零”。

  盲目追逐热点、品牌定位不清,且在没有销量支撑的时候跟风式营销,加速了金立危机的爆发,成为压垮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这轮洗牌大潮下,岌岌可危的不只是金立。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曾在一场发布会上表示,没有料到手机的衰落来得这么早。对于近期“锤子科技成都分公司面临解散”的传闻,锤子官方称是在为公司加强技术团队研发实力、正在进行三地技术团队的“整合”。

  调研机构Canalys的最新报告显示,目前华为、小米、OV以及苹果在内的手机厂商份额几乎占据了国内市场份额的八成,其他国产手机厂商与三星等瓜分剩余市场。某种程度上看,中小品牌的洗牌接近尾声。

    本文链接:http://www.1cj.cc/cj/gjs/2018/1124/482694.html
    转载请保留此链接!


  • 责编:财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