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十字路口”的密钥:现代服务业

2019-11-08:   编辑:www.1cj.cc   来源: 未知

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十字路口”的密钥:现代服务业 real百度云 文财信国际经济研究院伍超明陈然 投资要点 ;;中国经济来到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十字路口”: 2019年我国人均GDP有望突破10000美元大关,达到中等偏上收入国家行列并向更高发展阶段迈进。然而,从拉美

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十字路口”的密钥:现代服务业 real百度云

  文财信国际经济研究院伍超明陈然

  投资要点

  ;;中国经济来到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十字路口”:2019年我国人均GDP有望突破10000美元大关,达到中等偏上收入国家行列并向更高发展阶段迈进。然而,从拉美国家的教训来看,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桎梏并不容易打破,一旦失败,将困在中等收入阶段长达几十年,社会发展和居民福利水平都将面临巨大损失。当前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似乎在走拉美国家的老路;但如果进一步结合经济结构优化和经济质量提升,中国未来增长依然可期可待。

  ;;“十字路口”的国际经验:在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十字路口”过程中,历史上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发展路径:拉美的衰退路径和东亚的成功路径。分化背后的原因有三:一是全要素生产率(TFP)的分化,进入中等收入阶段后,拉美国家的TFP出现了明显的下降,而东亚国家持续显著为正;二是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分化,服务业劳动生产率与人均GDP高度相关,服务业在国民经济中比重提高后,发达国家第三产业劳动生产率均与第二产业相当甚至高于后者,实现了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而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在此阶段服务业劳动生产率下滑明显,快速扩张的低效服务业成为经济增长的绊脚石;三是服务业结构转型升级的分化,跨越陷阱国家或地区受益于现代服务业比重提高,低效服务业占比下降,服务业结构顺利转型升级,而落入陷阱的国家则败于服务业结构调整。

  ;;提高服务业劳动生产率是我国实现中高速发展的秘钥。2018年我国服务业占GDP比重过半,对GDP的贡献率近六成,国民经济增长日渐依赖其生产率的提升。但国际经验表明,世界各国服务业比重上升的过程,同时也是GDP增速下降的过程,同时低效传统服务业还会引发鲍莫尔成本病,使经济整体陷入高成本、低产出状态。解决这一问题的核心,在于提升服务业劳动生产率。

  ;;我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结构性问题明显。一是市场化服务业(主要包括批发零售、计算机和信息技术、金融、运输存储、文化娱乐等)与非市场化服务业(主要包括教育、医疗、公共行政等)劳动生产率差异显著,前者高后者低,前者达到发达国家同时期水平,后者明显低于发达国家同时期水平;二是现代服务业劳动生产率显著高于传统服务业。当前我国低效传统服务业比重偏高,对服务业劳动生产率和经济增速的提高形成钳制。

  ;;如何提高我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服务业结构转型升级

  一是发展先进制造业,向高附加值服务业转型。制造业与服务业融合发展是工业化后期的一般规律,发展高附加值的现代服务业需要先进制造业作为支撑,因此发展高质量现代服务业,实现向高附加值服务业转型,归根结底还是需要发展国内先进制造业。

  二是加快推进非市场化服务业有序开放。我国医疗、教育等非市场化服务业劳动生产率仅为市场化服务业的39%,在世界范围内处于较低水平。医疗、教育、养老有望成为拉动内需的“新三驾马车”,是我国未来经济的重要增长点。当前这些“马车”由于市场化不足,其发展需求与获得的投资严重不匹配,如2017年外资在教育、医疗等领域的投资占比不到1%,造成这些行业劳动生产率滞后。加快这些领域的开放,有望明显提高生产率水平。

  三是通过技术创新,全面提升劳动生产率。人工智能、机器人(行情300024,诊股)等将加速替代简单重复劳动,减弱人力成本对服务业的约束。在高新技术的使用上,我国与发达国家尚有差距,如中国每万名制造业工人拥有的机器人数量为97台,而韩国工人拥有710台,服务业的科技化和人工智能化将会成为提高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重要抓手。

    本文链接:http://www.1cj.cc/cj/gp/2019/1108/729963.html
    转载请保留此链接!


  • 责编:13305957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