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构做空机构生意经:产业链式狙杀 无风险式套利

2019-07-10:   编辑:www.1cj.cc   来源: 未知

解构做空机构生意经:产业链式狙杀 无风险式套利 胶片相机推荐 7月8日至9日,知名做空机构浑水(MuddyWatersResearch)对安踏体育(02020.HK)的狙击接踵而至。后者首日股价下跌7.32%,次日,安踏体育两度发布澄清公告,强烈否认浑水报告中的指控,称有关指控并不准确及具

解构做空机构生意经:产业链式狙杀 无风险式套利 胶片相机推荐

  7月8日至9日,知名做空机构浑水(MuddyWatersResearch)对安踏体育(02020.HK)的狙击接踵而至。后者首日股价下跌7.32%,次日,安踏体育两度发布澄清公告,强烈否认浑水报告中的指控,称有关指控并不准确及具误导性,当日公司股价由跌转升,微涨0.2%。

  中概股被做空由来已久。早在2010年~2011年间,浑水、香橼(Citron)高频做空中概股,绝大多数一击即中。绿诺科技、多元环球水务、中国高速传媒等一批公司更遭退市摘牌。在最近一轮做空潮中,狙击对象多为熟面孔,从好未来,到周黑鸭、波司登、安踏体育等,做空机构们把目光投向了一些家喻户晓的品牌公司。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发现,这些机构在选取猎杀对象和进行做空路径上,具有高度相似性。完整的产业链条让做空机构收益极高,基本是“无风险套利”,而其成功的核心则在于充分利用市场多方的“信息不对称”,在组织上极具预谋性。

  猎杀“好公司”

  《ARealBusinessWithFakeFinancials》是去年浑水狙击好未来的首篇做空报告。

  这篇报告传递了一个重要信号。类似浑水这样的知名机构开始重点关注具有“RealBusiness”的生意,比如,尽管浑水认为好未来、安踏体育存在欺诈行为,但承认其具有真实的业务而非完全虚构。并且在做空报告中,浑水不再给出确切的目标价。

  做空新势力博力达思则选择“高举高打”。这家机构虽2018年才成立,但创始人MatthewWiechert即另一知名做空机构格劳克斯(Glaucus)的创始人。博力达思屡次出手均沿用了格劳克斯的激进风格,如面对浩沙国际、中新控股、恒安国际、波司登等多个做空目标,接连给出了价值为0的估值评价。

  但整体来看,近期,被做空机构盯上的安踏体育、波司登、周黑鸭、恒安国际等,均属于知名度较高的实体企业。相较2010年至2011年的做空潮,这批企业普遍名气较大、市值较高,与以往的欺诈上市股或壳公司的形象大相径庭。

  在被做空前,好未来股价持续上涨,市值达到历史高位,为中国教育领域市值最高;安踏体育去年财报收获历史最佳业绩,市值已超千亿元;波司登战略转型逐渐落地,2018/2019财年业绩超预期,等等。

  从经营方式看,这些公司多为连锁经营企业。这也与做空机构的调查方法相契合。

  浑水等机构通常从财务数据出发,再到实地调研,期间大量采访经销商、合作伙伴,或其他熟悉公司业务情况的人员,以方便验证商业的真实性。

  譬如,在周黑鸭的做空报告中,从2018年7月到9月,艾默生的调查人员实地走访了华中地区所有的周黑鸭零售店,据此质疑公司在该地区的真实业务量;做空安踏体育时,浑水指责安踏利用多家秘密控制的一级分销商,欺骗性地提高了利润率。其证据包括采访了安踏的四位前高级经理和一位主要经销商的前经理等。

  此外,自从沪港通、深港通开通之后,做空机构似乎更青睐港股通标的公司,安踏体育、波司登、周黑鸭、恒安国际等港股公司均属于此列。

  “财务造假”几乎是做空机构的共同质疑项。在如何识别企业造假方面,浑水曾概括造假企业的特点:好到不真实;出色的财务报表;大量的非现金交易。在具体风险特征方面,做空机构则重点关注公司偏离行业均值的数据(如毛利率水平)、未披露的关联交易、可疑的高价内部收购、信息披露不一致等情况。

  除了深入调查、识别企业财务造假,在追踪做空线索方面,也有业内人士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有些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在为企业提供造假服务的同时,还反手将这些信息卖给做空机构。

  产业链式做空

  沽空调查公司并非慈善事业,外盘的做空机制为其带来了可观的收益。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发现,做空机构的盈利方式并不复杂,几乎可以被称为“无风险套利”。通常是找一些在账务上有出入的上市公司,做空者先在高位做空,之后调查公司发布报告,引起投资者恐慌,致使该股股价狂跌,从而做空者从中谋取私利。

    本文链接:http://www.1cj.cc/cj/lc/2019/0710/624992.html
    转载请保留此链接!


  • 责编:13305957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