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开美团的“新衣”:除了靠抽佣盈利 2019没啥亮点

2020-04-03:   编辑:www.1cj.cc   来源: 网络整理

撕开美团的“新衣”:除了靠抽佣盈利 2019没啥亮点

  如果不考虑一季度全社会都受影响,单纯说2019年,美团的表现其实不错。

  日前,这家杠杆游戏喜欢的公司发布了2019年四季度及全年财报。

  2019年四季度营收281.58亿元,同比增长42%;净利润14.6亿元,去年同期亏损34亿元。

  2019全年,总营收更是接近千亿,达到975.28亿元,同比增长49.5%;全年净利润为22.36亿元,2018年经营亏损达110.86亿元;调整后净利润为46.57亿元,2018年经调整亏损净额为85.17亿元。

  问题不仅仅是2020年日子不会好过,美团自己就对一季度及更长时间的业绩增长作出消极预期。

  美团不仅要面对激烈的竞争,高昂的抽佣也面临商家长期不爽。未来,还有诸多问题,需要面对。

  1、互联网界的劳动密集型企业,赶上2020年更不容易
  互联网行业,并不是很多人以为的那么高大上,比如美团,其实更是一家劳动密集型企业。

  庞大的外卖配送团队,这导致了整家公司毛利高不起来。

  2019年,通过美团获得收入的骑手数量,接近400万。正如业绩公告显示,2019年,美团外卖骑手成本就超过410亿元。

  外界谁能想象。

  还比如近期美团搞的“春归计划”,1月20日至3月30日,新注册且产生收入的新增骑手就高达45.78万人。

  我们只看到美团业绩的增长,成本其实也在大增。就比如杠杆游戏刚提到的外卖骑手支出,2018年为300亿元,这一年增加了100亿元。

  但是美团没有办法,公司过半的营收靠这个。

  所以2020即便开局如此之难,美团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必须组建、维持庞大,覆盖全国大小城市的骑手队伍,这是竞争的核心底气。

  而因为病毒因素,上门需求总量没有增加,但是生鲜等需求上升。美团不得不去应对,哪怕面临不赚钱的压力。

  如果经济社会无法恢复正常,这方面就会长期如此。你说难不难?

  此前美团还搞了些数据云、共享单车、网约车……四处出击,2020年都得继续缩水。劳动密集型企业,最不能乱花钱了。

  2、美团千亿营收梦想上的拦路虎
  2019年,在杠杆游戏看来美团有些遗憾。因为营收接近千亿元,但就是没有破。可以想一下,2020年几乎没可能破千亿元了。

  所以,病毒是美团千亿梦想上的一个拦路虎,也是最大的拦路虎。

  第二个拦路虎,就是可能的物极必反,这也是美团未来长期得面对的。

  美团的主要业务,外卖、到店酒店等,都有财大气粗的对手。

  这些年,王兴的战略是把摊子越铺越大。这样虽然会巨亏,但王兴一直说,对创业公司来讲,发展速度、成长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只要能保持高速增长,所有的问题都至少在短期内能够被容忍,被掩盖,或者不会爆发。

  而且当企业长大十倍、百倍之后,很多之前的问题可能不需要解决,就自然而然消失了。

  遇到困难时,我们知道,这样的方式容易出事。

  公司可以把KPI考核继续压到每个部门、每个人身上,但有用吗?

  美团也有自己的办法,就是对B端、C端都提价。羊毛出在羊身上,烧钱后都这样。没有错。

  配送费高了,点单的人也不傻,还有饿了么,甚至一些地方还有“军阀”。何况今年,大家能省钱还要省钱,钱不是那么好赚。

  对于店家、B端,更是从几个点佣金,上涨到基本16%左右或高,部分地方更是可能高达20%。

  你说商家要不要赚钱?

  而到店、酒店及旅游等业务,2020就不说了。

  2019年以来,美团多季度盈利,其实就是建立在涨价基础上。

  提高变现率,让亏钱的外卖成为赚钱的生意,超过公司56%的营收。2月22日,杠杆游戏曾写文章《为了所有人!美团们:请适度降佣金》,问题是美团是一家上市公司,背后还有那么多投资要回报的人。

  山东、重庆、四川、河北、云南等地多个餐饮等协会都抗议。2020年大家都这么难,美团如何应对?

  不久前,杠杆游戏注意到,饿了么内部高层调整。

  蚂蚁金服CEO胡晓明兼任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饿了么+口碑)董事长。外界认为阿里打通饿了么和支付宝内部资源,合力对抗美团。

  物极必反,这个行业主要对手都是财大气粗。互相的竞争太激烈了。

  如果一旦别人佣金、配送费用给明显优惠,美团市场份额要保住,就是个问题。

  3、佣金高低都是痛
  我们注意,2019年,低线城市是美团用户增长的主力,此前其实也是。因为一二线城市早就是白热化。

  而从商家的承受力、消费者的购买力角度说,低线城市都不占优势。

  何况,不用智能手机的人越来越少了,增量群体不容易。

  那么,在这些低线客户、用户上,如何确保高佣金、高配送费?

  别人要赚钱,别人收入低。骑手则要收入,你得想办法让他有忠诚度。

  如此背景下,旧的势力如果稍微衰落,新的力量可能就会崛起。所以,佣金高的好处是可以让自己盈利,坏处是别人可能用脚投票。

  到了2020年特殊背景,或者人家投票更快。而消费者、低线城市的很多人,人家可在乎1块钱、2块钱,你不补贴,或者不便宜一点,人家“用不起”啊。大不了不用。

  人要方便,但更在乎痛感。

  这次病毒期间,美团曾给出很不错的优惠,比如佣金下降,商家可以自行配送等。但后来又上涨,强制美团配送,商家还要承担部分配送费用。

  所以才有了此前杠杆游戏所写,商家、协会的强烈不满。

  美团也不容易,庞大的外卖骑手团队要养,上文我也列举了数据图表,确实贵。

  2020年一季度,收入一定是下滑,现金流必然承压。杠杆游戏注意到,其实2019年末,美团的现金及等价物,就比2018年少了三四十亿元。

  2018年末为170亿元,2019年末为134亿元。

  我们可以想象,2020年,或者具体到一季度,亏损。那么现金多重要。

  同时,如果佣金低了,将更亏。而佣金高了,商户又将活不下去……
  转移风险的办法其实是个悖论。大家都有经营压力、现金流危机,谈何容易。

  在杠杆游戏看来,巨头这个时候还是适度让步一点好,此前我也写了文章。毕竟,美团可以想的办法,肯定更多。(杠.杆.游.戏)

    本文链接:http://www.1cj.cc/cj/waihui/2020/0403/813259.html
    转载请保留此链接!


  • 责编:财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