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司机的出行烦恼:有本有车却只想打车

2019-01-07:   编辑:www.1cj.cc   来源: 未知

一个女司机的出行烦恼:有本有车却只想打车 科右中旗信息港 apl船公司五笔口诀表 编者按: 前几年,韩寒办了两期的杂志《独唱团》中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栏目,叫“所有人问所有人”。在这个栏目中,人们匿名来问一些自己想知道的问题:于是假大夫想知道他的大学同学为什

一个女司机的出行烦恼:有本有车却只想打车 科右中旗信息港 apl船公司五笔口诀表

  编者按:前几年,韩寒办了两期的杂志《独唱团》中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栏目,叫“所有人问所有人”。在这个栏目中,人们匿名来问一些自己想知道的问题:于是假大夫想知道他的大学同学为什么会去挖煤,贾樟柯想问为什么各地洒水车的歌声都一样.....还有人问“你痒吗”,回答者一本正经“痒”。当年初读,笑出了眼泪花。韩寒的书我一本没看过,文章读过几篇完全没有记住的。但这个栏目,我在多年后仍然能清晰地记住。

  所有人问所有人,看似有点荒诞,但在我看来,这是一份关于社会、民生、八卦、性、音乐、电影、生活、潜规则等所有问题的非标准答案。这就如同《百年孤独》式的魔幻现实主义,或者像是《我不是药神》的喜剧式悲剧。我们认为,所有的细节和小故事,构成了社会,就如同经济学流派奥地利学派认为,是微小的无数个市场主体构成了市场经济以及经济行为,而非国家意志和大资本。

  在过去的2018年,中国经济遇到前所未有的考验。作为两大消费支柱之一的汽车产业,成为社会消费品种下滑最大的行业,全行业都陷入了困惑和担忧之中。与此同时,传统汽车的转型压力已经走到拐角,美国两大百年车企通用和福特的突然间衰败,让中国汽车业唇亡齿寒。未来何去何从?这个问题,所有人都想获得答案。如此的问题,还有很多。2019年,有太多的挑战,也有太多的变数。

  周杰伦《不能说的秘密》中有一句歌词,是“拼命想挽回的从前,在我脸上依旧清晰可见”。在负增长的2018年,再到更悲观的2019年,或许真的只能回味从前。但对于汽车行业来说,“不能说的秘密”更多的是正在发生的改变。这些改变细小、细微,正在渐渐成为潮流。他或者她的故事,就是未来,就是汽车产业将面临的改变。这一次,我们也来问一下所有人,讲出这些小故事和小秘密。

  我的朋友小利一定是车企“最讨厌”的那种人。她拿了驾驶证已4年有余,却从没主动开过车,也没有什么梦想之车。就算被纵情驰骋的广告片狂轰乱炸,仍能面不改色,内心泛不起一丝波澜。“开车多危险啊!开车哪有坐车舒服?”一提起开车,小利总是这一套说辞。虽然,钟情驾驭方向盘的男士绝不会理解,但像小利这样,有本有车,出门却只想打车的中国“女司机”却不在少数。

  但打车也有打车的烦恼。最近,小利因工作调动,出行的场景和频率都多了起来,也体验了各种打车软件和出行方式。然而,体验得越多,每次出行前却越举棋不定。“每种出行方式都有不满意的地方,光考虑怎么出门就得花上半个小时,有时想到这些都不想出门了。”这次见面,小利对我抱怨。真的有这么严重吗?

  当前网约车种类繁多,按消费者体验不同大体可以分为几类,一类是通过网约车平台打的正规出租车;一类是专车平台,如滴滴的礼橙专车、神州专车等等;还有一类是滴滴平台推出的快车、顺风车等服务。这么多的网约车服务,就没有符合小利需求的吗?小利是一枚文艺青年,喜干净、整洁、安静。当然了,文艺青年的另一标配是没多少钱,因此像礼橙专车、神州专车,除非是去见重要的人,否则不会出现在小利日常出行清单上。

  “我打过专车,同样的距离,要比我打普通出租车贵1/3呢,家里没矿不能经常打。”小利略带玩笑地说。小利还说,她知道礼橙专车是C2C模式的,因此对安全性也有所担忧,而B2C平台则车辆偏少,有时很难打到车。“不过,总体上专车的服务体验是我比较满意的,司机普遍比较绅士,车内很干净,还有纯净水可以喝。当然,一定看清是透明液体再喝.”小利哈哈大笑。

  “那快车、顺风车怎么样?相对没那么贵。”我提议道。话音未落马上遭到了小利的否决,“便宜是便宜,但顺风车之前接连出事,家人早就提醒我不要坐了,我也挺害怕的。”小利说得有些道理,安全面前无小事,顺风车的几次事故已让业界开始重新反思网约车平台的C2C模式。此前,滴滴顺风车已于8月27日在全国范围内下线开启安全整顿,至今仍未上线。

    本文链接:http://www.1cj.cc/qc/hydt/2019/0107/507068.html
    转载请保留此链接!


  • 责编:1330595742


上一篇:二胎家庭不爱7座车 MPV未火先衰有真相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