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研新生代 那些奋斗中的年轻人

2017-09-06:   编辑:www.1cj.cc   来源: 未知

坐在北京大学研究生考试的考场里,看着近三分之一空着的座位,王皓觉得,考研这场战斗他至少赢了这三分之一。 “现在想起,考研那天,很多细节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自己中午坐在北大教学楼台阶上,睡得挺好的。” 最终,王皓终于如愿以偿,正式走进北大的校园。坐在北京

  

  坐在北京大学研究生考试的考场里,看着近三分之一空着的座位,王皓觉得,考研这场战斗他至少赢了这三分之一。

  “现在想起,考研那天,很多细节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自己中午坐在北大教学楼台阶上,睡得挺好的。”

  最终,王皓终于如愿以偿,正式走进北大的校园。坐在北京大学开学典礼的礼堂中,跟着合唱队高唱《燕园情》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就是人生赢家,”王皓说。

  在王皓身后,还有无数紧张的考生们。

  据教育部最新数据统计,2016年考研报名人数177万,录取比例为29%。2017年考研报考人数达201万,较2016年177万,增长13.6%。在前十名报考人数最多的院校中,985高校占比70%。

  在这些紧张考生中,有为工作而焦虑,也有为自己的人生而迷茫的。考研,成了他们可以重新选择的一次机会。

  一所高校招生和就业处老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学校每届8000多学生,有差不多4000人是想考研的。”

  从211考上北大:仍然被阿里刷下

  2011年,1994年生的王皓逃离江西小城,通过高考实现人生第一次的“跨越”,被北京科技大学学习自动化专业录取。

  北京科技大学1997年首批进入国家“211工程”建设高校行列。

  高考结束,王皓自己去填了高考志愿,“当时就考好点的一本,也不知道什么是‘985’‘211’,就想去一个大城市,广州、上海、北京都可以。”进入北科大学习后,他逐渐了解到所学专业的就业、考研形势,王皓更希望自己的本科是一个更好的学校。

  大三,王皓与另外5名大学室友就决定一同考研,其中有两位计划考本校本专业的研究生,另一名是出国深造。 “大家都会继续去念书,本科去找工作的想法比较少,读个研究生比本科生会有更多社会认同感。”

  王皓决定跨专业考研,他的目标是北京大学软件工程专业硕士,除了自己对计算机的爱好,更重要的是本科专业的就业情况。

  “当时我们班同学找工作的情况都不是很乐观,同学们主动向外投很多简历,很少有收到回复,大家只能等公司到学校来招,最后同学们签到的工作也不是很好,”王皓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一般的考研复习从每年的5月份左右开始,王皓提前6个月开始,每天6点半起床,晚上10点半结束学习回宿舍,“这种日子看起来规律,其实很累,坚持一个月两个月还好,久了就难受,现在想想都挺可怕的,我高三都没有复习那么累”。

  到考试前一个月,王皓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了,他修改了作息时间表,每天7点半起床,23点回来。

  从北京科技大学到北京大学只有4公里,但直到2016年,王皓才正式走进北大的校园。

  明年6月份,王皓将完成北京大学专硕的学习,现在他一边在某互联网公司实习,一边在秋招季中赶场面试。

  尽管王皓贴着“北大研究生”的标签,他的求职也并不顺利。阿里、百度、华为……每一个有软件开发相关岗位招聘的大公司,王皓都投递了简历。

  在结束阿里电话面试后的一个星期,王皓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现在的学校、学历,让我不会在简历这关就被刷掉,但真正到工作中还是看能力。”尽管考研成功,但对于自己的未来,王皓仍然有一些失落。

  理科生退学考古代文学:最喜欢《红楼梦》

  同样1994年生,毕业于北京科技大学的艾文,却在读研一年后选择退学重考,不是为了就业,而是完全为了自己的兴趣喜好。

  艾文2016年考上北京某研究院林业专业研究生。如果他没有退学,现在他是林业专业的研二学生,每天的学习,不是在实验室没日没夜不分假期地摇晃着试管,就是在西南地区的大山里穿梭。

黄骅港潮汐表

    本文链接:http://www.1cj.cc/zx/rdzx/2017/0906/434720.html
    转载请保留此链接!


  • 责编:caijing